察言

耐心又努力

人生短短几个秋啊,不醉不罢休。

东边我的美人儿啊,西边黄河流。

曾经的我裹着暖意融融的毯子在羽毛铺成的床上入睡,现在的我也能欣然把头埋在历经岁月后破旧的大衣里。

<•>

漫长一年里最舒适的时间,一是料峭春寒之后夏日暑气降临之前温软溶漾的四月晚风,再是过了立秋八月末尾几天凉爽干脆的夜风。在暖融融的风里穿裙子,露出小腿一遍一遍地蹚。在凉渗渗的风里盖被子,旁边放明天要穿的风衣。

富士山/
温软溶漾 的 云/
郁郁沸沸/
不舍昼夜/

我问/
死的冰上/
何时起/
爱的火灾/

昨天看失语者里面,主人公回忆被女护工虐待和猥亵,今天又看到有不少人讲童年时代被猥亵和强奸。唉。

像章鱼哥住的房子

今年第四只雪糕

采访那天画了一个小时的妆没有浪费

© 察言 | Powered by LOFTER